媒體報道

《南方日報》:中科院深圳先進院院長樊建平:深圳科技創新做對了什麽?

時間:2020-08-06  来源:采写/张秀娟 摄影/朱洪波 视频/刘玳杞 文本大小:【 |  | 】  【打印

  利用先進的病毒示蹤技術和光纖記錄方法,科研人員觀察到在毒品記憶形成、提取和持續的過程中,小鼠大腦中PVT到中央杏仁核(CeA),以及PVT到伏隔核(NAC)的兩條神經通路被激活了…… 

  近日,中國科學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下称“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内尔神经可塑性诺奖实验室联合国际团队找到了毒品成瘾记忆的关键通路,并通过抑制通路“擦除”了小鼠的关联记忆,从而阻止了复吸行为的发生。该项研究成果被发表于神经生物学著名期刊《神经元》(Neuron)上。 

  在深圳南山,這座城市最具代表性的新型科研機構之一——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內,科研人員行色匆匆,多元化的科學驗證在這裏緊鑼密鼓推進,劍指世界科研頂端。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爲何能在深圳茁壯成長,這座城市何以成爲創新之都,其核心競爭力在哪裏?作爲全國高新技術産業的一面旗幟,深圳科技未來應走向何方?近日,南方日報記者專訪了中科院深圳先進院院長樊建平。

[video:2020.8.5 《南方日報》創見者說-樊建平:深圳科技創新做對了什麽?]

  在樊建平看來,經過40年的發展,深圳從一個邊陲農業縣變成了一座現代化的繁華都市,成爲中國對外開放的窗口,成就的取得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體制機制方面的創新。這也是下一個40年,深圳繼續保持發展優勢的關鍵所在。 

  在具體的體制機制突破方面,樊建平舉例說,可以爲科研機構立法,授予科研機構足夠的自主權,爲科研機構“松綁”,讓困擾科研機構的經費管理、人才評價、成果收益分配方面的問題迎刃而解,充分釋放科研機構的能量。同時,還可以爲新型大學立法,深圳嘗試通過社會和政府力量共同建設國際化大學,在吸引國際一流大師的同時也解決中國留學生回國培養的問題。

    “四不像”研發機構爲何能茁壯成長?中心制團隊攻關,集成創新優勢

  南方日報: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常被稱爲深圳“四不像”研究機構的代表,即不完全像大學、不完全像科研院所、不完全像企業,也不完全像事業單位。您在參與籌建這一新型科研機構時,遇到哪些挑戰?又是如何解決的? 

  樊建平:2006年2月,由中國科學院、深圳市人民政府及香港中文大学友好协商,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在南山区西丽学苑大道1068号诞生。 

  來到深圳最初的半個月時間裏,我們在對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華爲、航盛、邁瑞、安科等10多家單位進行調研之後,參考台灣工研院的定位與運行模式,果斷地確定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定位爲“工業研究院”,並且確立了院所的文化理念。學習台灣工研院強調産業接軌的特征外,我們還強調與國際學術接軌。 

  要辦一流的工業研究院,必須吸引一流的人才,因爲一流的人才才能做出一流的科研成果,人才是最重要的。因爲是三方共建,當年3月,香港中文大學派出了機器人及自動化領域的知名專家徐揚生教授擔任籌建組副組長。徐揚生開始每周在香港、深圳兩地奔忙,他把香港中文大學的許多管理制度帶給籌建中的中科院深圳先進院,提供制度規範的參照體系。他還帶來了香港中文大學的5位教授,後來他們在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牽頭組建了最早的5個研究中心。這些教授爲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的籌備做了很大的貢獻,包括把握學術方向和吸引國際人才,也爲後來中科院深圳先進院招聘國際一流人才打開了局面。 

  作为新型科研机构,中科院深圳先进院从最初的5人团队发展到今天的3000余人规模,从早期以集成技术为主,到今天布局人工智能、脑科学、合成生物学、材料学等前沿科学领域,截至今年7月底,合作孵化企业近千家,專利申请总量达9152件,累计输出人才1.3万。  

  在管理模式上,高校和傳統機構大多實行學術PI制,強調自由探索,而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則實行中心制,強調團隊攻關。面對大型的戰略研究課題,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組織多個研究中心同時攻關,形成學科交叉、集成創新的優勢。 

  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创新体制机制,实行理事會管理,发挥共建三方的积极性,实现“共建、共管、共享”,逐渐打造出独具特色的科研、教育、产业、资本“四位一体”的“微创新体系”,在源头创新、产业合作、科技服务、成果孵化等探索中不断释放出科研力量,迸发创新活力。

    深圳爲何會在科技領域異軍突起?走出一條從“E-T-S”的發展路徑

  南方日報:紮根深圳十余年,您也見證了深圳創新創業的發展曆程。您認爲特區建立40年來,深圳取得創新發展的成就,在很多科技領域異軍突起主要是做對了什麽? 

  樊建平:深圳這座城市只有40余年的基礎,所以一開始它的科技創新發展並不是依靠大學起步。在沒有太多大學資源支撐的前提下,深圳科技創新取得了很大的成績,無論是上市公司數量、上市公司産值和在世界産業鏈中的影響力,深圳上升的勢頭比傳統城市還要強。 

  从最初的“三来一补”发展到一定阶段逐渐涉及核心技术的研发,然后近几年开始陆续推进以基础研究为主的科研机构发展,加强科學研究,深圳遵循的是从“E(engineering,工程)—T(technology,技术)—S(science,科学)”路径。 

  也就是說,以前是技術圍繞生産轉,即“生産線經濟”,現在則是“投入研發—核心技術—産業優勢”的新型産業發展模式,即“實驗室經濟”;該模式下,企業與自建的或與高校、科研機構共建的實驗室共同組成“知識—技術—産業”鏈條,其中,實驗室通過企業能有效確定科研方向,企業則能迅速將實驗室的研發成果轉化成産業優勢。 

  從“E”到“T”再到“S”,這是一座城市不斷向源頭技術進發、不斷提高自身創新力的表現。 

  無論是從“S”還是從“實驗室經濟”來看,源頭創新都是需要補上的短板。因此,深圳未來還要不斷加大基礎研發投入,完善基礎研究實驗室和相關基礎裝置,以及加速推進高水平大學建設。 

  對于源頭創新賽道上的競爭,深圳“補短板”應與“辟新域”同步進行。在IT上我們要加強“補短板”,如集成電路設計、制造及上遊材料;核心系統軟件包括操作系統、EDA軟件等。BT方面則側重“辟新域”,在高端醫療器械、大分子藥、基因工程和腦科學等方面加大創新力度。深圳必須向國際尖端創新發力,未來在核心技術和核心價值創造上占得先機,掌握市場的話語權。

    深圳科技創新的未來,應如何發展?多建科學園區,關注生命健康領域

  南方日報:作爲全國高新技術産業的一面旗幟,深圳科技未來應走向何方?您對深圳建設更具國際競爭力的創新之都有何建議? 

  樊建平:改革開放前40年,許多城市都大力興建産業園區;後40年,科學園區將成爲城市發展的核心動力。當前,深圳正在建設光明科學城,實際上就是建科學園區,裏面有大量的研究機構、科學基礎設施,而核心是高水平的基礎性研究大學,它將是科學園區人才供給的核心承載區。 

  從産業園區、技術園區慢慢向科學園區階段轉變,我覺得深圳的路徑是對的。 

  解決從無到有的基礎研究問題,我剛才也提到了,“辟新域”也是接下來深圳要花大功夫去做的。可以看到,人類經曆了三個階段,首先是機械革命,它解決人類的體力問題;第二個是信息電子革命,解決我們腦力的問題;接下來是生命健康革命,它最終會促使人類的進化。 

  過去,我們比較重視前兩個階段,即看得見、摸得著的“硬一點”的東西,對細胞等這種“軟一點”的東西不是很感興趣。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損失,遠比汽車工業停擺等大得多,人們對健康的關注程度日益增高。所以,要重視三個階段的平衡發展,生命健康領域,應當會成爲深圳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 

  深圳要把“IBT”交叉産業作爲重點,抓住前沿産業領域的發展,吸引人才、優勢資源,在體制機制上尋求創新突破。下一個階段,深圳依然能領航科技創新的發展。 

    立足基礎研究,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在做什麽?籌建中科院深理工,助力大灣區發展

  南方日报:您刚才提到了深圳要推进高水平大学的建设,目前,依托中科院深圳先进院筹建的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学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当中,与同类理工大学相比,中科院深理工的办学特色在哪里?学校将秉持何种办学、育人理念?有哪些优劣势?建成后,将对中科院深圳先进院、深圳市乃至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和发展带来哪些影响? 

  樊建平:現在談的源頭創新其實是一個追趕過程的概念。過去,顯示器技術在日本人手上,芯片研發在美國人、德國人手上。我們在發展技術的時代,培養的是工程師。現在到了“S”階段,我們要去培養科學家。這就要從高等教育,乃至中學的教育系統進行革命性的變化。 

  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学(下简称“中科院深理工”)应运而生。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中提到,希望深圳充分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加快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2018年11月,中科院和深圳市人民政府签订合作办学协议,双方依托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合作共建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学。去年10月,广东省教育厅致函深圳政府,同意将中科院深理工纳入省高校设置“十三五”规划,标志着中科院深理工正式进入筹建阶段。 

  中科院深理工選址深圳光明科學城,將由中科院和深圳市共同舉辦、共同建設、共同管理,在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探索“政民共建、科教融合”新型體制機制。 

  辦學特色方面,一是科教融合。與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已有的科研力量融合發展,與科學院在粵的科研機構和重大科學裝置融合發展,發揮科學院“所系結合”的優勢。同時探索建立學院、研究院、書院“三院一體”的人才培養模式,注重學科交叉與集成創新,培養國際化、創新型、複合型領軍人才。 

  二是産教融合。中科院深理工将坚持和发扬中科院深圳先进院産業化的基础和优势,如科技企业孵化、院企联合实验室、企业博士后流动站、产业联盟与协会等,加大创新人才的培养力度。 

  三是体制机制创新。中科院深理工将积极引进社会资本参与办学,计划实行以理事會为核心的法人治理结构。 

  四是粵港澳合作及國際化。學校將面向國內外引進高水平、國際化的教師隊伍,提升國際化教學水平。將英文納入工作語言,專業類課程計劃全英文授課,計劃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教授爲外籍。學生不用出國,在國內就可以享受高質量教育。 

  未来,我们培养的学生不仅要解决从0到1的基础研究问题,还要解决从1到100,从100到无穷大的産業化问题。比起中科院深圳先进院,中科院深理工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将是5至10倍的贡献。 

   《南方日报》2020年8月5日报道 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20-08/05/content_7897250.htm

   南方+ 报道:鏈接

地区:北京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天津市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台湾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区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上海 北京 沈阳 深圳 广州 天津 佛山 杭州 青岛 苏州 香港 太原 呼和浩特 石家庄 长春 南京 合肥 南昌 福州 南宁 武汉 长沙 济南 郑州 成都 西安 兰州 银川 乌鲁木齐 西宁 拉萨 昆明 贵阳 海口 台北 澳门